· 企業宗旨
· 企業願景
· 企業價值觀
· 文化生活
· 企業視覺識別
首頁 -> 企業文化 -> 文化生活

六月裏花兒香

来源:   2010-07-19 10:00:13


“六月裏花兒香,六月里好阳光,六一儿童节,歌儿到处唱。歌唱我们的幸福,,歌唱祖國的富強”……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每逢六月來臨,華夏大地的孩子們就這樣縱情歌唱。很健康,很美,很向上。因爲唱了多年,旋律和歌詞已深深地刻錄在我們這代人的腦海裏,以至半個世紀過去了,許多人還能從頭到尾一字不拉地背了出來。

今年六月的一個星期天,我漫步在我們整潔的小區花園裏。六月的陽光依然明媚燦爛,六月的鮮花卻更豔更香。三角梅、紅石榴花、薔薇、月季花,紅得那麽奔放,那麽迷人;栀枝花、玉蘭、合歡花、君子蘭,香得那麽醉人,那麽悠遠;而蜜蜂和蝴蝶們,又舞得那麽歡欣,那麽如癡如醉……看著這眼前生機鴦然的情景,兒時的生活片斷就象電影一樣一幕一幕的在我腦海裏閃過。說實在的,兒時的我在家裏還算是個好孩子,在學校也算是個好學生。一般小學生到了上二年級的時候就開始加入少先隊了。我在那個二年(乙)班裏就讀,好學生應該做到的,我全都做到了。可是因爲小時候我家經濟狀況還不是很好,有時衣衫還穿得有點陳舊,再加上鞋尖上的舊皮補丁,班上一位姓蘇的男同學總欺負我,他惡聲惡氣地罵我“鄉下囡”,一有機會便來抓我,扭我,把我的手背弄得滿是指甲痕,我卻不敢反抗,惟有忍氣吞聲、偷偷掉淚的份兒。我不想和同學吵,因爲我想爭取條件加入少先隊。就這樣卻成全了我,我被認爲是班裏不可多得的好學生了。二年級第二學期開始,班裏就把我列入了少年先鋒隊的發展對象。我跟著老隊員們,虔誠地背誦“紅領巾是紅旗的一角,是烈士的鮮血染成的”,心裏充滿敬畏。我們背誦得很莊嚴,很神聖,這種莊嚴和神聖感至今依然如故。一位比我才大一歲的老隊員還煞有介事地找我談話,他侃侃而談,一個9歲的男生能侃侃而談!我總是聽,默默地聽著,卻一聲不吭。我不是啞巴,也不是無話可說,我是怕我的想早日加入少先隊的想法招人譏笑,再說他的健談讓我覺得壓抑。我想他是遇見了一個最糟糕的聽衆,讓他的精彩演說變得索然無味。大概談了三、四次之後,他便問我有什麽想法?我當時的回答只有四個字:“我才8歲。”爲什麽說這四個字?因爲我們的語文課本上說:到了9歲,我們要參加少年先鋒隊。我想我才8歲,是不應該、也沒資格參加這個神聖的組織的。

可是學校並沒有在乎我才8歲。就在那一年的六一兒童節,我和幾位小哥哥小姐姐們站在大禮堂的講台上,我的心跳得比鼓樂聲還激烈,我的臉脹得通紅,一位長相甜美的輔導員認真地替我戴上了鮮豔的紅領巾。隨著一個標准的敬禮,我成了學校第二批光榮的少先隊員了。心中的陰霾漸漸淡去,自信也一點點地回來。那一首歌兒自然唱得更加暢達了:“從新疆唱到珠江,從東北唱到西南,也和國際的小朋友,一起快樂歌唱”……直到今天,我還不知道這首歌的詞、曲作者是誰,但是在我的印象裏,它是最動聽、最完美的。我反複地歌唱它,細細地品味它,越發覺得它的無懈可擊。一首唱了幾十年的歌,居然一點也沒有老去,沒有過時。——“我們自由地歌唱,在這光榮的土地上!”

我羨慕現在的孩子們,也衷心地祝福下一代幸福健康。“要學好本領,把身體鍛煉強壯,”但有時我會感到,如今的孩子們都忙著“學好本領”,卻忽略了“把身體鍛煉強壯”。前不久兒子的學校舉辦了一場運動會,不少參賽的同學跑得癱在地上,嘔吐了,甚至有的還暈倒了。家長們老師也都急壞了。想當初我們上小學初中的時候,跑步、爬山根本不在話下,那是經常鍛煉的結果。可現在的孩子們真的都缺少鍛煉,所以我在想啊,孩子們這以後生活中的坎坎坷坷,風風雨雨,也不知道怎麽樣才能坦然面對,才能安然渡過。沒有一個健康的體魄和堅強的意志,哪裏敢奢談“實現共産主義的遠大理想”?這也是我們這些當家長們的憂患。

我隱隱地擔憂那些在蜜罐裏泡大的孩子們,他們缺乏挫折教育這一課,他們的腿腳會不會總是坐車子而蛻化?他們的味蕾會不會被山珍海味所異化?他們讓人哄著疼著慣了,能不能去學會關愛別人?他們的綜合素質,會不會輸給外國的孩子們?但願我是杞人憂天。

在這歡樂的節日裏,讓我們繼續放歌吧:“也和國際的小朋友,一起快樂地歌唱。說的話兒不同,唱的歌兒一樣。歌唱和平,全人類的共同希望”! 

(林碧青)

 


省級技術中心 | 聯系我們 | 集團簡介 | 招聘職位
联系电话:0592-2352000 传真:0592-2352014 厦门市湖滨南路253号源昌集团大楼32层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》編號:閩ICP備10201024號